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牛田洋纪念馆的博客

冷水泡茶慢慢香,牛友情谊天天浓。祝牛田洋728幸存牛友身体健康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《烈士母亲的泪水》  

2013-03-07 12:16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刀/文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0月28号是个星期天,我们又去了一趟海口200#,因为正常工作日我得上班苦钱,不能请假不能离岗。我和他们做这些活动都是安排在周日,所以有时候觉得十分疲劳,没有正真意义上的休息和调整。昆明的气候近来像少女一样,那么阳光、灿烂明媚,晚秋早晨的太阳光照射着这个城市,让我感觉到一丝凉意,开着车跑在熟悉的马路上,焕然一新的龙泉路很畅顺,我的心绪也随着绿化池里,往后倒退的多彩绚丽小花草,一波一波的飞向了海口……西华路口的等待,早已让先到的战友们不耐烦了,没有办法因为在广福路口被堵近一个小时。望着焦急等待的他们,我没有下车只是按声喇叭,他们心神领会的就各自开车尾随其后,继续往海口200#进发。山路婉转崎岖,路窄弯道多,深秋的滇池边上,依然还是绿意盎然让人顿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#上次吃饭的那个小饭馆前,一片空地上我们相续停下车。何妈妈一家和200#战友早已在那里等候了,大家看到我们的到来,都忙着搬出椅子围坐过来,何妈妈和绍荣烈士的弟弟、弟媳,手里捧着绍荣烈士生前的相册,还有绍荣烈士阵亡通知书、革命烈士证明书。何妈妈颤颤悠悠的抱着用镜框镶着“革命烈士证明书”哆嗦的嘴中依然说着那句话:一定帮我解决。大家渐渐地坐了下来,互相道着问侯。我顺势就坐在何妈妈身边,和老人家聊起家常,我说;上次中秋节我们昆明的参战老兵来看望您以后,200#的领导有来看望过您吗?何妈妈的回答你们应该知道了,我接着说上次我们来看望您后,得知您的情况,我以一个参战老兵的身份写了一个帖子,发表在互联网站上,让网友讨论民政对您的现状是否合乎情理与法律责任,同时也恳请网友、战友帮你出出主意,看看可还有其他的解决方法。老人家颤微的说了几次;你帮我出个证明吧(呵呵,老人家还是把我当成部队的领导了)其实各地的情况和条规都不一样,其他省份像何妈妈这样的情况也很多,湖南的处理就很好也很简单,就是把死亡一方的名字过户到在世一方的名下即可。如此简单人性化做个调整,及不违背任何制度条列,也给在世一方的生活补助上给于关照,更能体现民政的政策安抚效果。通过与何妈妈的交流,得知老人家是200#老职工,在兵工厂干了一辈子,今年78岁了,自绍荣牺牲在老山前线后,做为母亲天天以泪洗面,泪水饱饭度过了那几年,就是在这种悲伤的心情中依然还要工作,日子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。相信何妈妈和其他阵亡烈士的母亲一样,艰难的悲伤的度过了,儿子牺牲后的那几年,烈士的父亲去世后,何妈妈就和烈士的弟弟在一起生活,住着老单位70年代末建筑的职工宿舍拥挤而夹窄。200#虽然是军工企业,但也逃不过经济大潮的恶浪,在早几年前失业下岗,一样打击在这些人的身上,老实连一句客气话都没有的绍荣烈士的弟弟,下岗后在外面打工开车做司机,苦得三、二千块钱养活家中老小,弟媳一直以来照顾着老妈妈的生活,抚育娃娃着上学,十分难得和不容易。他家的日子像很多普通家庭生活一样,过的简朴、顺意,不同的是他家老大何绍荣在二十多年前,牺牲在老山前线死在了敌人的炮火中……在和何妈妈的聊天中,我一直问她一个话题:您对绍荣的牺牲,做为烈士母亲您,对民政或者说是国家政府,您的祈盼是什么?您想得到哪些帮助或补偿?何妈妈迟钝的思维好久才回答我,“大儿子已经死在了前线,这些年也已经过来了,要说对大儿子的牺牲,我做为母亲,那年接到阵亡通知书后,他父亲一个多月,一句话都没有说过,每天只是上班、闷着头吃烟,我就是天天的哭,想起来就哭,我一个妇道人家,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,人么已经死了这些年了,只是想不能多连累小儿子了,盼着能拿回大儿子牺牲后政府给的补贴费,他父亲去世了,还有我在呢,民政怎么就不在发了呢?已经停发了一年多了。看看你帮我开个证明,在找找熟人发给我吧”显然何妈妈还是把我当成部队领导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牺牲在前线的烈士,绝大部分是普通百姓家的子弟,对国家他们只是一个捍卫领土的战士,对母亲却是她们的全部,不知道在那场战争中,究竟牺牲了多少战士,更不知道有多少烈士的母亲,流干了泪水哭瞎了眼睛。何妈妈只是千千万万个烈士母亲中的一个,她承受的失子之痛乃至到如今的生活现状,却在烈士的母亲中很有代表性。网络中流传着的文章与图片,多少白发苍苍的老母亲,前往边陲烈士陵园祭扫儿子的坟墓,那一张张刺痛人心的照片,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嘛,三十年后的白发人苍老憔悴、愁云哀思的脸庞,难道我们不为之动容嘛,民政做为政府的职能部门,优抚烈属善待老兵难道不是你们的职责嘛,可惜啊!往往很多事情却令人费解,参战老兵诉求、伤残老兵求生存、烈属想去边陲祭拜烈士,都得不到认同与理解,都被稳定压倒一切所压制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其实说到这些话题,视乎还是老生常谈了。还拿200#的参战老兵来说,200#起初是军工企业是国家兵工厂,多牛啊!三十年前那会有多少人想往进入工厂成为国家职工,但那时候进国企基本政策是内部职工家属招聘顶替,再着就是当兵退伍分配,故而造就内部子弟纷纷当兵走就业之路。据悉1979年对越作战到1984年两山防御战,200#参战的各个兵种、各个部队参战人数达600多人,牺牲2人、不同等级伤残近20人,退伍后确实都安排在工厂里。可谁也没有想到,当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转轨,这些老兵也随着转轨被掉了下来,可悲的是这时人已经年过半百,病魔缠身再无就业和创业能力,更可悲的是他们生长在边远的大山里,在200#管理体制下,铸就了他们憨厚朴实的性格,不愿舍弃200#难以生存的、低的可怜的薪水,每月几百块人民大币,在当今物价飞涨的时期,我很难想象他们是怎么生活的。一群曾经为国家捍卫边境,流血牺牲的老兵,一群曾经为国家企业奉献青春的退伍军人,现如今过着这种生活,难道我们不应该反省什么嘛,200#的老兵们也和其他地方的参战老兵一样,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和不被认同,即使是伤残老兵也依然和其他年轻职工一样,参与同等绩效考核机制。那天当老兵们谈论到这些话题的时候,泪水已经在眼圈里打转了,我与他们交流致使我感触颇多,提笔撰写这些难以相信的事实。写到这里我还想在继续写下去,我会写出更多的个人感慨与思想,说的再多无非就是指责那些不作为的部门与官员,指责那些藐视参战老兵,不去落实中央对老兵的政策,指责那些扛着和谐大旗,保全自身利益与官衔的地方干部们。只是,我的指责没有任何意义,也不起任何作用。不过离开海口200#的那天,我对着战友们说;一定团结起来,争取自己的权益,你们的事情还要靠你们自己去努力争取。认识了你们,你们就是我的兄弟,我会关注你们的情况。再见!我的战友!再见!我的兄弟!!!

 

(原创)《200小故事》之泪水 - 老刀 - 老刀的博客

 

(原创)《200小故事》之泪水 - 老刀 - 老刀的博客

 

(原创)《200小故事》之泪水 - 老刀 - 老刀的博客

 

(原创)《200小故事》之泪水 - 老刀 - 老刀的博客

 

(原创)《200小故事》之泪水 - 老刀 - 老刀的博客
 
(原创)《200小故事》之泪水 - 老刀 - 老刀的博客
 
(原创)《200小故事》之泪水 - 老刀 - 老刀的博客
 
(原创)《200小故事》之泪水 - 老刀 - 老刀的博客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