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牛田洋纪念馆的博客

冷水泡茶慢慢香,牛友情谊天天浓。祝牛田洋728幸存牛友身体健康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牛田洋颂3  

2013-01-07 10:33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陆军步兵牛田洋55军在同登谅山地区的进攻战斗

1979.2.17—3.13

在广西方向,55军在越南战斗时间最长,攻击任务最艰辛,取得战果最大。战斗打得最残酷的部队,当然部队伤亡也比较重了。作战时间,该军官兵伤亡5000多人,其中阵亡官兵近2000人。实践表时,55军在陆地最勇敢作战,水上可捉“龙王”,不愧是一支敢打硬仗、恶仗的英雄部队。

在越战自卫反击中,该军以敢打敢拼的顽强作风,担任攻打同登、谅山任务时,55军在历时一个月时间,取得歼敌14347人,俘虏166人的辉煌成果,给越南号称王牌的“金星”师以毁灭性的打击。 

万岁《牛田洋》!伟大的牛人 

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!

对越反击战中的中国空军

一九七九年中央军委为空军制定的作战原则是:敌不用我不用,充分做好准备,在边境地区上空巡逻待战。

任务是:在中越边境地区加强巡逻警戒,随时准备歼灭入侵之敌,一般不出国作战,同时积极做好支援地面部队作战的准备。

 从2月1日战争开始到3月16日我军全部撤回国内为止。

 空军歼击航空兵部队共出飞机3131批,8500架次进行巡逻警戒任务。

 越南空军慑于解放军空军的强大声势,在开战头三天一直未敢出动,以后虽有起飞,但其作战飞机始终未敢到我军地面部队作战地区上空活动。

 战斗控制权始终为解放军空军掌握。

 同时,我侦察航空兵多次出动歼侦—6对越军目标进行照相侦察,为地面部队提供情报。出动各型运输机,直升机375架,飞行680余架次运送人员和作战物资,共运送人员9600余人,物资1400余吨。

 由于解放军空军歼击强击,轰炸航空兵始终是参战而未作战。因而也就谈不上空地协用作战问题,虽然战前也制定计划,组织了协同。至于为什么作战航空兵部队没有投入战斗,官方的说法是从战略上为了避免战争升级,但更多人则从作战观念保守、空军作战力不强,更没有大规模空地协同作战经验的角度着眼去想。

 事实上空军是有机会表现一下的:

1、3月8日黄昏,驻吴圩机场航空兵第18师独立大队长驾驶歼6甲飞机,在宁明机场指挥所引领下截击越军一架伊尔14型运输机,当时指挥所领航员给错了接敌转弯的航向,引导位置不利,致使飞行员未能及时发现敌机,后飞行员虽三次发现敌人请求开炮,但因技术故障,联络不通畅,空地讲话互相均未听到,结果失去战机。

2月20日上午8时至10时许,主攻高平的42军124师各部先后攻占490高地和526高地主峰,形成了威逼高平越军之势,后接上级指示,航空兵准备轰炸高平,纳菲,以火力支援该师战斗。所以部队在11时停止了进攻,在前沿摆设布板给空军指示目标。

等到了13时,空军仍未出动,该师经请求后继续攻击前进!

对越反击战发现敌人用的都是中国货

第一天:1979年,对越作战开始,我们部队本来是当预备队的,结果在某一方面,广州军区一个师任务完成的不好,结果当广西前指将我师调到该方向出境,接替该师作战。

凌晨,我们出了国境后,一路摸黑前进,路上不时碰到该的伤员,有的坦克兵脚全被烧坏了,低声喊道:“老大哥,救救我们”。我们也只好安慰一下“稍等一下,马上会有人来救你们”。

当时我们在前进,不可能留下人来抢救他们。同时,该军已经组织人员在对伤员的救护,开战第一天,东线西线都打得不错,只是这个方向不意,问该师人员,得知其实在于他们太麻痹大意,开着车就进入越南境内,越南人只有零星抵抗,他们就占领了边境内外县城。结果,夜晚越军开始反击,部队不明情况,一下子失去组织指挥了。

坦克兵

到进入越南8公里时,我们前进的路上有一座孤山,公路绕山而过,这座孤山正好卡在公路前方,控制着公路及两侧,要前进就得打掉越军这个据点。

在孤山据点未被我摧毁时,我连奉命派一个排占领公路左侧小山包,担任警戒。这个排占领阵地后,就在山上看见公路上的一切情况。这时我军的坦克三辆,带领一个解放牌卡车的车队,正沿公路前进,准备去县城里运送友军的伤员。一会,坦克开动,一辆坦克向着孤山前进(因为公路要绕着山走),就在这时,一声清脆的爆炸响,坦克不动了,后来被证实是被越方40火箭筒击中。

只是炮塔慢慢的向后转,坦克兵从车里慢慢爬出来。紧接第二辆坦克前进,不一会,又听见一声爆炸,这辆坦克又被告击中,连续两辆,这时车队停止前进,师部改用炮兵射击。

在这种地形上,由于复杂,双方接触距离近,特别轻武器的特长之处,加上友军的坦克车多是63式水陆两用坦克,前部装甲比主战坦克薄得多。所以,40火箭筒击毁得入,作战初期,坦克被40火箭筒很容易的击中击穿。加上坦克被击穿后,车内弹药被引爆,导致炮塔炸飞。但在山地作战,坦克更好地被用火力点支援步兵同步。

我们接替的这个师,很长时间搞生产,估计在训练太少有些问题,至少是无法和那些全训师相比的了。

130火箭炮

这一刻,我们得知,越南边境县城里,有友军的100名伤员。如我们前进道路的这座孤山,是越军的一个永备据点,山内是空的,分向层,有不少射击孔。越军就从山上的射击孔向我们射击,封锁我们前进的公路及两侧。此时,我师配有152加榴炮营,130火箭炮连,85炮营。眼见坦克两辆被击毁,所有部队停了,坦克亦暂停攻击。我们依靠152、130炮,强烈炮击县城山上越军,阻止越军向县城反击,以保证保护友军的伤员。

85炮装填时,高机连封锁敌人,在1000米距离上,高机打这样的目标特别准确,越军一点办法也没有,85炮装填完毕,高机停止,85炮猛轰越军据点,一直把越军据点轰塌一大块。

我们坐在公路边空地上,等待前进命令,大家正一起说着话,突然“嗖、嗖、嗖”的声音,那声音很沉,因为不明情况,一起趴在地上。这才发现。130火炮数十发炮弹空中飞过,在山上一片爆炸声中,就这样130火箭炮一串又一串齐射,我们趴在地上这样的事已经历过了。我们都大笑起来,可见,战场对人锻炼那么直接,那么有效呀!

初上战场的军人

由于我们部队多年没有经历战争,和平观念对部队年青人影响很大。

刚进入越南时,部队对越南人民最友好的,行进中遇到的越南边民,还经常招手打招呼,对他们也没有什么警惕。

当然,这是指边防、妇女、儿童、老人。刚进入越南第二天,部队正在行进过程中,我们和副教导员,在部队后尾跟进。

在路边,看到两个越南姑娘,手拿蔬菜,看样子刚从地里回家,见到我们,直向我们挥手。不一会遇到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头,副教导员对他搜身,发现一张彩色的卡,那时我们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,副教导员觉得挺好看,就放进口袋里,老头一急,急着下跪磕头。副教员也不理,只是向前走。我看实在可怜,就追上去,把卡还给他。

战士在搜村庄时,如果家门是锁着的,我们就不进去,如果开着门的,就进去搜一搜。可想当时的战士,长期在和平环境中呆着久了,上了战场,还是这样,一把锁就把人堵在门外了,从别另一个角度看,我们的战士真的太单纯、太可爱了。

中国制造

由于部队每天都在前往不同的地区,执行清巢任务。

部队所到之处,每家每户的家具,绝大都标有中国上海的永久字样。中国的凤凰牌子自行车(那时国内市场的自行车只是黑色、绿色两种,但对越南出口的已经是彩车了)。中国的缝纫机,军队的军装,急救包,儿童服装,保暖瓶等应有尽有,几乎轻工业品许多都是中国造。

越军用的56式半自动步枪,122榴弹炮,解放牌卡车,拖拉机等都是中国制造的,越南的说法,凡是长红棉树的地方都是越南的领土。

可惜中国援助越南200亿(那时的200亿不简单呀)结果养肥了这个白眼狼,后来之动口骂主人,动手打主人!

纪律

越战进入越南的一个月,部队开始大部分日子,都很守纪律的。一天,当看到友军部队抓鸡、杀猪。当时我们想,你们这个部队怎么这样!三大纪律、八项注意不要了!在后来的日子里,看到越南人对我军被俘人员那种嚣行,看到满地都是中国援助的物资,更看到越南人的这种忘恩负义丑恶行径,也就一下子理解了。

我们政府本来就是要教训一下这个反骨忘恩负义的小霸王——越南。本来这些东西就是中国援助的,又有什么道理不能动呢?所以,后来部队在执行纪律方面就更符合战场情况,特别是这里——越南地方的战场的需要。

所以后来,战士们说,战争有什么讲人道呢,讲人道就不要战争。之后,路边有碍作战的房屋,到后来,烧、炸商店的物资缴获回中国,可疑的地方,搜!总之,中国军队一支真正的文明之师。

对越反击战我军大量伤亡原因是这样的!

一九七九年,对越自卫反击战中,正式开战两个多星期,从2月17日到3月5日共十多天,中国就损失了近两万人,平均一天就损失两三千人,这样的代价,在现代战争中,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。一个大国和一个小国打,竟然要付出这样的代价,中国应该思考,为什么我们打赢,但代价这么的大。

中国比越南大很多呀!军队庞大很多,我们每人吐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他们了。但这一仗,我们胜利得很丢脸,用牛刀还费了好大力气才杀了一只鸡。从越战总的原因分析,是以下原因造成的。中国军队方面,文化大革命时间,中国军队政治挂帅,不注重科学练兵。战斗力差的主要因素过分突出,政治学习,使军队军事战斗力严重下降,文革动乱波及到军队,一大批有能力的人被除去,又剩表面稳定,加上中国二十多年没有打过大仗,军队缺乏磨练。

军事技术不过硬,战场上伤亡就多,更为重要的是使用50~60年代被证实不适用的苏式装备,甚至在抗美援朝期间用过的爆破筒,而且明显写着“抗美援朝”的字样。

大部分给了越南人,自己不用、少用。我可以大声说,越南军队是中国人一手训练和武装起来的!毛泽东思想和军事游击战术,越南人得到了真传,所以这场战争,是师父教徒弟打师父的!

中国军队后勤不足,机动性能力差,缺少运送物资的卡车。但中方的解放牌汽车在我们战士清理战场,在越军营房新的中国解放牌多的是,全部都没有用过。

一个大人可怜一位小孩,并养育他,肥了他。到头来自己老了,小孩才反面动手打大人……。

中国支援无功劳,越南忘义恩将报;

奋起还击把敌歼,和谐为国更自豪。

牛田洋老兵  2011年春

 

揭开中越大战的战俘秘录

1979年3月16日下午,在北京。中国外交部第三次对越自卫还击战新闻发布会座无虚席。

处长黄华与广西、云南前线指挥部通电话后,向中外媒体宣布,参加这次边境战斗的中国军队胜利完成作战任务,已于当天全部撤回国内,中国在越南从此无一兵一卒。

经历28天的战争理论上就此结束。但事实上,中国参战的50多万名官兵中,当年仍有数百人下落不明。有的因伤或迷路未赶上归队,有的已经流尽最后一滴血,永远长眠在亚热带红土地。未赶队的正在异国密林中遭受饥饿与恐惧的煎熬。而更有的失联未归,已被解除武装,在越南人枪口下痛苦而屈辱地度日,他们已成了“战俘”。

中国解放军官兵落入敌手,早在这场战争前已有所闻。第一线奉命派出侦察小组,潜入越南境内搜集敌情,有的小组未能全身而退。最早的被俘者,据说是常驻广西贵县的陆军123师侦察队张姓军医。

战争于2月17日清晨终于开始,第一波段中国军队二十多个陆军师以排山倒海之势扑向敌人,越南为保持实力,急令精锐部队退避三舍,留下在最前线抵抗的地方武装,公安军及民兵伤亡惨重。

3月2日,越北重镇谅山失守,守护首都——河南的大门已被我军推开,中国如继续挥军南进,红河三角洲便无险可守。但解放军却奉命就此止步,北京随即宣称达到惩罚越南的目的。便从即日撤军,此时我被越方捉到的中方为战俘尚不到40人。其中多数是我伤病员。因而相反地,中方俘获的越南武装人员却有数千之众。

就在这时,从重庆开到广西的第50军,本来一直命令其按兵不动,只担任战略预备队。但该军官兵目睹出境作战的部队陆续回撤,群众自发欢呼歼敌英雄们归来,自己都感到脸上无光。于是该军向广西前线指挥部请示,坚决要求让部队走出国门,到实践环境锤炼。“前指”觉得战事已近尾声,料再无硬仗可打,同意50军出境,担任掩护友军撤退。但50军确实仓促上阵,加上有经验的老兵多数已在战前抽调到参战部队,后补充来的新兵入伍仅数月,训练时间不足。有的连长还来不及认识本连队的战士,有的连队竟无一套完整战区地图,有的士兵出征时还穿着塑料凉鞋。但50军全军上下情绪兴奋,一心要出国走一趟,放几枪,免得被人讥笑是“观战部队”。

轻敌思想往往与厄运同行,就在外长黄华宣布撤军前几天,50军150师448团的两个营,在离边界不远处遭遇前来袭击的越南部队,夜色中漫山遍野枪声大作,该部发觉退路已被切断,与友军失去联系,顿时阵脚大乱!

448团团部下令各单位分散突围,更造成战力严重削弱,结果该团(尤其是二营)被熟悉环境的越军分割包围,大批官兵先后缴枪就擒。其中包括团部参谋长,营教导员,连排长与许多战士。有一个连队甚至是集体放下武器,由连长出面与越军接洽投降事宜。

事发当天,广西前线司令员许世友与他的搭档,政治委员习仲勋正在南宁市郊青山的地下室观看武打电影。因许世友早年投身革命前,曾于1913到1921年在河南嵩山少林寺练功习武,后来看武打片便成为他的所爱。

但连日来部队回撤大致顺利,许世友稍微放松便到前指电影组为他放映,以便当休息。据当年的电影放映员曾宪文、陈健中回忆一名机要参谋送来448团被击溃,数百人失踪急电。许世友顿时大惊失色,满脸怒容地起身离席,政委习仲勋挥挥手,电影组赶紧收拾机器走人。为避免影响士气。中方高层当时对448团两个营两百多人被俘一事秘而不宣。

但在越南河内越南之声,广播电台行动很快。立即设置了一个特别节目,每天安排两三名中国战俘来自报姓名、籍贯、职务、部队编号、以及何时被俘。名为向亲属报平安,实则试力瓦解对方军心。当时前指的军官们急于了解情况,不顾严禁收听敌台的命令,私下偷听,间接有人听到熟人的名字,更是感叹!越方的这种广播,甚至使中共中央军委一项命名英雄模范行动紧急叫停。

事情经过有,第42军坦克团有一辆坦克在一个阶段作战打得很英勇,当时其他坦克中弹瘫痪,步兵又追赶不上,单骑插入敌人纵深,一直冲到高平省高平城内,才被反坦克地雷炸翻。部队威信这辆坦克的四名人员(车长、炮长、驾驶员、二炮手)已全部牺牲,于是报请中央军委,追授英雄战车称号。

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影师符育群,王锡潮在当时我军重兵掩护下,到当时现场拍摄纪录真实片段。 

没想到几天之后,这辆坦克姓郑的二炮手(广东潮州人)却在越南广播电台开口讲话,中方这才知道他已被俘,并没有牺牲。追授光荣称号一事当然因此告吹。解放军总部政治部严令参战部队今后注意核实英雄模范事迹,慎防再摆乌龙。

直到硝烟散尽的当年5月,交战双方互报战俘名单,中方才知道,解放军在这次惩越之战中前239人被俘(448团占了202人)其中一人因伤病死于羁押期间,实际交付遣返者238人。另有少部分失联,战士经过艰辛跋涉,在战后一、两个月陆续归队,但已被折磨得皮包骨,遍体鳞伤,总之成万幸躲过被俘的命运……。

交换战俘的较量

5月19日,中方宣布:本着人道主义精神,决定单方先行遣返一批越南被俘人员,越方红十字会派人往广西凭祥两国交界公路处相接,两国边界交处着的地方。这里场地开广,边界走向清楚,没有争议,适合进行交接作业。这一天,双方红十字会人员,武警卫士在现场,两侧搭起帐蓬,摆上桌子,人们一看就知道,那些便衣,配有红十字臂章的男女,其实全部双方都是军人。双方的办公桌一靠拢,中方的大方漂亮有气派…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